微信二维码

微博二维码

新闻公告

News
首页新闻公告 → 最新动态

为让爸妈安心主动吃东西 恩施烧伤女孩接受第一次植皮手术

2018-11-07文章来源:

    晓辉,疼吗?”

    “不疼,我不疼,妈妈!”

    “晓辉,现在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妈妈,放心,我还好,你看我在吃饭呢!”

    “晓辉,要是不舒服就跟护士阿姨说啊!”

    “妈妈,放心,我挺好。你看我和护士阿姨聊天呢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武汉市第三医院烧伤科ICU,这样的对话,时刻都会上演在妈妈谭秋菊与躺在病床上的女儿向晓辉之间。不过,母女俩的对话没人听得见,因为这只是母女之间隔着病房玻璃,用眼神和表情进行的“无声对话”。

    11月6日上午9点,恩施重度烧伤女孩向晓辉在武汉市第三医院进行了第一次手术。下午2点,手术宣告成功。在医护人员的陪伴下,晓辉通过绿色通道,直接送往ICU病房继续全程监护。向晓辉爸妈从手术室外等到重症ICU病房外,虽然全程无法近距离接触女儿,却始终焦急等待着、期盼着。

    有望回归社会!晓辉右手功能可恢复50%

    医生王德运:喷洒微粒皮让皮肤“生根发芽”

    11月6日上午9点,在医护人员的护送下,晓辉从重症ICU病房直接进入烧伤科手术室内,一场长达5小时的高难度手术,既是对她的考验,也是对医护人员的考验。

    右上肢是晓辉伤得最深的部位,也是今天修复手术最难的部位。据医护人员介绍,第一次的手术内容包括右上肢、右下肢切削痂和微粒皮移植术。“今天手术最大的难点就是切除右手的痂。切深了,右手肌腱就会裸露出来,加深感染的风险;切浅了,坏死的组织去不掉,后续创面将继续扩大。因此,本次手术要非常精细。”武汉市第三医院烧伤科主任医师王德运告诉记者,再加上晓辉右手的食指、中指、无名指的末端都已经坏死。

    切削痂手术做完后,王德运等医生随即进入微粒皮移植手术。医生从她的头皮上取下4%-5%面积的头皮,剪成很小的微粒皮。再将创面皮肤烧痂坏的痂皮切掉以后,暴露创面,随后将清洗干净的微粒皮“喷洒”在创面上。最后再用异体皮包起来,让创面皮肤组织在一个比较好的、温暖的环境下重新长出新的皮。

    “微粒皮就像皮肤的‘种子’,种植到创面上,让皮肤重新‘生根发芽’。”王德运医生解释说,通过异体皮,会减少对患者自身皮肤的利用。并且,随着时间的推移,异体皮会慢慢掉落。

    “整个手术比较顺利,患者目前的生命体征比较平稳。等过两天头皮长好了,再做第二次手术,大概一周左右。”王德运医生说,头皮可以反复利用,其他地方的皮肤不行。这次手术我们尽量保证晓辉将来手指的长度,还有恢复生活自理的能力。预计经过2个月共8次左右的手术,晓辉的右手将能够恢复50%以上的功能。将来,用右手拿筷子吃饭、拿小东西这些事情都没有问题。此外,因为晓辉大拇指功能还可以,以后应该也可以写字。

    接下来,晓辉还要进行左上肢、左下肢以及躯干的手术。“手术必须得做,而且要分批有条不紊地做,预计2个月就能够完全地把创面修复好。”王德运医生说。

    “爱听故事 体贴家人 主动告知内心小秘密”

    护士王陈:从没见过这么懂事的孩子

    向晓辉入院后,认识的第一个烧伤科护士就是王陈,主要护理工作也由王陈负责。

    晓辉见到她时,便主动询问王陈的名字,很快,晓辉就对她表示出信任和亲近,还把家里的大小事情主动告诉王陈,她说,弟弟学习成绩不算太好,请王陈转告妈妈,“如果弟弟没有考好,让妈妈不要随便责骂弟弟。”

    知道自己即将要接受手术,晓辉内心十分害怕,每次,王陈要短暂离开去取药的时候,晓辉都会小声地问,“姐姐,你要去哪里?能不能陪陪我。”有时候,还会请王陈给她讲故事,王陈便专门选取了一些讲述坚持和努力的故事,为孩子加油打气。

    相对同龄孩子,王陈感觉到晓辉有着超出自己年龄的懂事,曾经不止一次向王陈询问起治疗费用,担心父母无法承受,甚至自责自己给家里添了负担。

    更让王陈感动的是,每次探视时,晓辉的父母从重症监护室外望进病房,都会看到孩子正在吃面包、喝牛奶,然而,王陈告诉记者,那是晓辉主动要求的,“孩子跟我说,想让爸妈看到她在里面过得很好。”结束探视时,父母会向晓辉挥手示意,晓辉便请王陈替自己向他们竖起大拇指,告诉父母“别担心,我很好”。说起晓辉,王陈有些哽咽,她说,作为护士,她能做的是陪伴在这个不幸却乐观的孩子身边,尽可能地去安抚和鼓励她。

    为了让晓辉更好地呼吸,医院为其进行气管切开手术,即便说话困难,晓辉也多次询问起妹妹和弟弟的情况。虽然自己身受重伤,但晓辉为了治疗费用担心不已,还曾因为自责掉过眼泪。

    妈妈谭秋菊:

    现在只想要孩子们
    健健康康、平平安安

    11月6日早晨,记者同样采访了当天在手术室外焦急等待着的向晓辉妈妈——谭秋菊。谭秋菊今年35岁。大约10年前,谭秋菊便把年仅7个月大的向晓辉托付给爷爷奶奶抚养,直到小孩上小学三年级才接回自己身边抚养。

    谭秋菊告诉记者,大女儿的懂事,跟性情温和的爷爷奶奶有极大关系。

    让谭秋菊印象最深刻的是几个月前的一个晚上。自己连续几天在家看到弟弟贪玩不爱学习,便动手打了儿子。看到自己这一次下手比较重,两位姐姐当场就哭了,一人拉着她的手,一人抱着她的身体,求着不要打弟弟。大女儿还说:“妈妈是我没有督促好弟弟,不要打他,你打我吧!”谈及这件事,谭秋菊眼睛泛红,开始哽咽。姐弟仨人,因为感情好,做什么事情都在一起,即使是调皮的弟弟,大女儿也总是包容地爱着。

    大女儿从来都不会让谭秋菊操心,也因此她对大女儿做事情向来放心。这一次的意外,是谭秋菊万万没想到,也万万接受不了的。“看到大家都在用液体酒精做菜,便宜又方便,又比较容易点燃,我也才买来家里做菜的。”谭秋菊十分懊恼,真的没想到如大瓶可乐大小的液体酒精,竟然会害了自己的两个宝贝女儿。

    原本打算三个孩子都上初中后再去杭州打工的谭秋菊也表示,现在只想要孩子们健健康康、平平安安。

    目前,据武汉市第三医院烧伤妇儿基金的工作人员介绍,自为向晓辉开启了救助通道后,社会爱心人士已捐款63万,离预估的80万手术费用还有一定的差距。如果您也想帮帮这个可怜的孩子,请扫描以下湖北省慈善总会烧伤妇儿基金二维码(请注明定向捐助给向晓辉),让我们一起帮女孩筹集治疗费用!》转自《武汉晚报》)